首頁 > 走進宜州 > 民歌民俗 > 內容

那些曾經輝煌百年的宜山土布土錦,正漸漸離我們遠去!

【字體: 打印
日期:2018-07-10 11:01:00 來源:邱偉華 作者: 編輯:蘭媛

那些曾經輝煌百年的宜山土布土錦,正漸漸離我們遠去!

2016-08-07 

供稿:邱偉華

原題:漸行漸遠的宜州土布土錦


 

 

 

清末至民國初,慶遠地區普遍流傳著“要穿好衣,洛東洛西”的民諺,民諺道出了清一代宜山縣及其洛東里、洛西里的棉紡織和土錦制作技藝在慶遠府已經頗有盛名。其實,成書于宋的專述中國各州府沿革、領縣、地理、風俗、人物、土產、古跡的《太平寰宇記》就有“宜州土產都樂麻,土布”之載,清《慶遠府志》亦有“獞女作土錦”之述,說明宜州的土布生產、土錦(壯錦)制作工藝技術的出現較清代更為久遠。

 

 

獨領風騷的宜山土布。據史料載,宋代,宜山縣主要農產品有稻谷、包谷、黃豆、芝麻、花生、甘蔗、棉花、麻類等,而洛東、洛西地是“稻梁之饒,無秋不熟”,可以說,宋明時期,宜山地方人民的衣著主要原料當是麻類和棉花,麻布、棉布,但宋《九域志》載“民不事蠶桑,并少藝麻”,說明麻、棉紡織在全縣尚未普遍推廣。至清一代,棉布的紡織技術得以普及,紡織手工技藝日趨精致。當時,域地內的上里(今石別、太平地)、洛西里、洛東里、下青里(今懷遠地)、上青里(今德勝地)、順安里(今安馬地)以及理苗分縣的清潭(今石別、洛西之洛富地)、襖洞(今忻城縣地)、三岔、南鄉(今屏南),各村農戶都有種植少許棉花習慣,各里亦有三、五十戶農家紡紗織布。紡織戶用手搖車紡紗和拋腰機(或手拋梭機)織布,主要生產紗土布、粗紗蚊帳、包頭布。據中國科學院民族研究所、廣西少數民族社會調查組1965年對宜山縣洛東鄉的調查資料記載,洛東鄉一、二百年前(清嘉慶、道光年間)已經流行種棉紡紗織布,洛東街、大沖村、塘沖村、大曹村以及坡欖、大安、朋友、沖番各村,許多人家有簡易紡紗車和土織布機,農戶種植1畝棉花可收七、八十斤籽棉,得20多斤皮棉,種二、三分畬地的棉花,自己紡織土布即全家衣物用布就夠了。

 

 

民國時期,宜山棉布紡織改用手扯線木機織布,可以生產出較精致的細紗蚊帳、大鵬白布、各色花布、毛巾、紗氈等產品。縣城慶遠、三岔鄉有紡織戶用高木機織花布、毛巾和土布,洛東、洛西農民的家織土布每匹長24尺,寬幅1.2~1.3尺,用藍靛浸染著色,質堅色美,時稱“洛東土布”,最為農民樂用。洛東鄉八歲以上的女孩一般都學習紡紗、緝線,秋冬農閑季節,每晚青年婦女都成群聚集于某一家進行紡線,大家相互交流,相互學習,互相評點比優。鄉村農家織布,都是織耕結合,所織之布,僅夠家庭所用,極少市售換錢;專門紡線織布者,每人每天能紡紗4~6兩,織布1.2丈~2丈。

 

 

 

解放初期,宜山縣城鄉居民都喜歡穿物美價廉的電動機織布,但是,一些山區鄉村還是保留自己種棉,自己紡紗,自己織布,自己做衣服的習慣,1960年前后,我跟母親去外婆家,年近80歲的外婆還使用手搖紡車紡線團,還能使用老式木織布機織粗棉布。人民公社時期,農民加入人民公社,土地歸集體所有,雖有極少量的自留地,但糧食困難,農民把自留地都種雜糧以補充口糧,且因糧食、棉布各類農產品都實行定量分配,憑票供應,每人每年發得布票3.6尺,穿衣也成問題,于是,一些邊遠山區農村社員就在山里開荒種棉,自己紡紗織布以解決穿衣做被困難。屏南公社處宜山、忻城、柳江三縣交界,山區弄場多,許多人就開荒種棉,紡紗織土布。屏南土布幅長1.2丈,幅寬1.2~1.3尺,布匹柔軟厚實,耐磨保溫,是做被子套布和春冬衣物的好材料。屏南土布流傳到洛東、洛西、矮山、流河一帶,使用者都十分贊賞,稱之為“屏南卡嘰”布。

 

 

宜山土錦入志載史。明清時期,宜山壯族農婦不僅會紡紗織布,也是紡織土錦的能手,縣域內的永定(今石別、洛西之洛富、三柏地)、洛西、洛東、永泰(今德勝之圍道、新惠地)等各地鄉村,皆有善織土錦(壯錦)的巧婦。清《慶遠府志·地理志下》“風俗”篇載:“獞女作土錦,以綿為經,以五色絨為緯,縱橫繡錯,華美而堅。惟忻城、永定花樣更佳,工作更巧。”文中“忻城”即忻城土縣(當時由宜山縣承審),就是現在的石別鎮的清潭及今忻城縣的理苗、歐洞一帶地方,“永定”則指現在的石別鎮永定村域及洛西鎮的洛富、三柏村域地。其實,宜山土錦織作,當數清潭、洛富、三柏、洛東為最有代表性。

宜山土錦圖案內容非常豐富,有各種幾何圖形、有鳥獸花草、有吉祥圖案。壯家妹仔從小開始學習織制土錦,年紀稍長就掌握熟練的織錦手藝,悟性高的姑娘又是技高一籌,很多婦女和姑娘雖然不識字,但掌握了基本織錦技藝,凡能看到的,就能憑自己的構思創作出各式各樣的織錦,織出千姿百態、栩栩如生的圖案。宜山這些地方織制土錦的習俗一直流傳至20世紀60年代。又據中國科學院民族研究所、廣西少數民族社會調查組1965年對宜山縣洛東鄉的調查資料記載:洛東鄉清光緒后期出生的、現年(1965年)七、八十歲的老人,還有很多人會織土錦(壯錦),調查中,親眼看到許多老人還在使用土錦做被子面布,許多婦女還使用土錦做小孩背帶的嵌芯。這些工藝品都織得相當精致。土錦不但能織成幾何圖案花紋,有的還能把鳥獸龍鳳花朵之類的圖案和一種細致壓字紋樣織在同一張錦上,即以線色的壓字紋為底,上面再錯落地織出五彩鮮艷的龍、鳳、花籃之類,這不僅在圖案花紋上表現出高度的藝術性,同時在織法上也表現了高度的技術性。

 

 

解放后的1950~1960年,清潭、洛富、三柏、洛東地方農村仍然有極少數壯族婦女織制土錦,且多是一些小孩背帶芯之類的小幅土錦,織被面這樣大幅土錦的極為罕見了。

 

進入21世紀,宜州已經成為全國桑蠶生產最大的生產基地縣,宜州的繭絲綢生產已經成為廣西繭絲綢行業的重點骨干企業,其中嘉聯絲綢公司成為廣西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國家少數民族特需商品定點生產企業,使明嘉靖慶遠知府林庭杓撥公款扶持宜山農民種桑養蠶以獲商利、清光緒慶遠知府王祖同在宜山興辦習藝所培養宜山縣的織錦人員以促紡織業的發展的夢想得以成真。

 

 

宜州土布、土錦織制,是宜州壯民族傳統的手工紡織技藝的產物,也是宜州紡織傳統文化的表現。中國的改革開放,推動了宜州農業體制的變革,促使農村經濟迅速向市場經濟發展,農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人們可以從市場上選購款式新穎、精致華麗的衣著服裝、床上用品以及家居飾品,歷史上曾經輝煌百年的宜山土布、土錦已經無人問津,更無人再去制作。今天,宜州的土布、土錦已經漸行漸遠,只能給我們這些年歲已長的曾經享受土布、土錦之益的人留下惋惜和遺憾的回憶。


宣傳黨的十八大 山歌唱響新宜州:上一篇
下一篇: 民俗表演——送親
109杀归墟赚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