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進宜州 > 三姐文化 > 內容

官績可鑒昭日月

【字體: 打印
日期:2018-03-07 15:10:00 來源: 作者:李楚榮 編輯:蘭媛
    宜州故事多,單就“宜陽八景”而言,就能牽扯出許多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八景之首的“會仙遠眺”,指的是宜州城北郊的會仙山。會仙山共有從宋代至民國時期大大小小的摩崖石刻石窟六十余塊,其中有我國最早的保存最為完好的五百羅漢號牌,有聞名遐邇的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及其將領唱和詩碑,有張垣、和聲等人的紀游詩碑,內容涉及宜州的歷史沿革、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和宗教等諸方面,有極高的史料價值。也許是由于這個緣故,會仙山列為宜州名勝古跡之首,名重嶺南地區。然而在眾多的碑刻中,會仙山巔的一塊碑刻卻鮮為人知,它就是徐嘉賓的“述職碑”。

  

  徐嘉賓,順天(今北京市)人,清雍正五年(1722),由梧州知府調任慶遠知府。當時的慶遠府形勢嚴峻。我們知道,吳三桂于康熙初年叛清,廣西、廣東、云南、貴州等省成為吳三桂與清軍作戰的主要戰場,整個廣西于康熙十三年到康熙十九年,脫離清朝廷達六年之久,廣西人民飽受戰爭之苦。雖是雍正初年,但戰爭的創傷依然沒撫平,戰爭留下的各種后遺癥依然使廣西,特別是慶遠地區的人民痛苦不堪,生產力凋敝,人民生活極其貧困,各種矛盾空前尖銳,如壯族與瑤族的矛盾,各土司之間的矛盾,土司與流官之間的矛盾,凡此種種,使得慶遠地區危機四伏,案牘堆積如山,情況異常險惡。而徐嘉賓到任后,目擊境內瑤壯沖突,相互仇殺等情況,深感責任重大,安境守民便成其首要大事。徐嘉賓處心積慮,運籌帷幄,設計擒獲天河縣(今屬羅城縣)積賊莫東旺;斷結東蘭、那地、永順各土司爭襲仇殺諸案;審視地方行政,割忻城、永定土司四里歸宜山縣,移縣丞于高泉,專轄其地;革龍門(今宜州北牙鄉)土舍,改設巡檢,以資分防;今德勝鎮為南、北、西三巢蠻出沒之沖,復設理苗同知駐扎,拔士兵三百名戍之……徐嘉賓在慶遠知府任上五年,在府署辦公僅十個月,其余四年多的時間,深入所轄各縣和土司境內,處理問題,解決問題,以他過人的膽識和才干,把堆積如山的陳年案牘文件處理得清清楚楚,干干凈凈。

  徐嘉賓勤政如此,應當屬宜州地區歷史上少有的官員。由于徐嘉賓政績顯著,朝廷調其入京,另有重任。離開慶遠府前,徐嘉賓對自己在慶遠府任上的五年工作,作了一篇簡單的述職文章。這篇文章沒有八股文框框條條的形式,徐嘉賓簡單明了,直陳其所作所為之事,一一道來,象與朋友聊天一樣,不文過飾非,實在是一份經典的述職報告。

  在此不妨摘錄其中一段如下:“慶郡,粵之徼地,萬山環繞,民彝錯雜,焚殺劫掠,仇怨相尋者,由來久矣!予自雍正五年由梧州調布斯郡,目睹瑤壯橫行,案牘如山,不禁喂然嘆曰:‘太守,古諸侯之任,如不能懲兇暴、易惡俗,朝廷之設官,其奚以為?’于是早夜圖維,講求利弊……予蒞慶五年,期間委署泗城印務,間紀古州軍糈,水陸跋涉,在署僅十越月……赴京時,士民遠道而送曰:‘自公以來,民安樂、無虎患,非公之德政而何?’予答應之曰:‘民安樂,斯兇暴斂跡矣!無虎患,亦事之偶然者耳!予何敢貪以為功?’述而志之,翼后之君子,加意邊荒,非敢自炫也!”

  從這篇文章中,一個勤政為民,殫思竭慮,深入基層,解決問題,處置矛盾的官員形象,躍然紙上。這確是一篇言簡意賅,意境悠遠的美文,通篇文字平淡無華,而所列之事清楚明白,而無文過飾非之辭。如果說徐嘉賓的述職文章十分自謙,而他將其文刊刻于會仙山之巔的舉動就耐人尋味了。會仙山頂曾建有齊云閣(1971年被拆除),閣旁有一自然凹石,宜州人稱之為天池,池中常有積水。徐嘉賓的述職報告就刊刻于天池旁石壁之上,游人到此,口干舌燥,第一反應就是到天池取水解渴,總是要看到此文讀到此文的。我想,徐嘉賓的良苦用心,就是他敢于將其坦蕩的心胸向人們敞開,將其在慶遠府五年任職的政績向人們陳述,讓人們一一驗證,更讓日月星辰驗證,如果一個人心有齷齪,心存私欲,恐怕是不敢如此而為的。天池勒字,以陳宦績。君子之心,坦坦蕩蕩。昭示日月,天長地久。

第一頁:上一篇
下一篇:三讀南山
109杀归墟赚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