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旅游服務 > 歷史文化 > 內容

求是橋

作者:區高校辦  編輯:白 璐
日期:2018-11-11 21:48:14
      1938年9月,浙江大學西遷宜山(今宜州)辦學一年四個月,于1938年11月19日,確立了“求是”校訓?,F命名求是橋,以作紀念,并請浙江大學著名校友程開甲先生題寫橋名。
求是橋(韋炳華攝)
      程開甲,1918年8月生,宜山浙江大學物理系學生,后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國家“兩彈一星功勛獎”“2013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
      求是橋地標氣勢雄偉,蘊涵文化底蘊。由上下兩部分組成,下面底座鑲芝麻花大理石面板,正背兩面刻字,正面刻求是橋命名淵源,背面刻浙江大學著名校友程開甲先生簡歷。地標上面部分由左右兩幅石雕交錯組成,左幅凸顯浙江大學?;涨笫区B元素,底紋為壯族紋飾,寓意浙江大學曾西遷宜州壯鄉辦學,右幅是浙大百歲校友程開甲題寫的“求是橋”橋名。
 
程開甲與宜山的歷史情緣
李會華  整理
 
      程開甲,男,江蘇省吳江市人,1918年8月3日生。物理學家,核武器技術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1941年畢業于浙江大學物理系,1946年赴英國愛丁堡大學留學、工作,1948年獲哲學博士學位后任英國皇家化學工業研究所研究員。1950年回國,歷任浙江大學、南京大學副教授、教授,第二機械工業部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長、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長,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核武器試驗基地研究所副所長、所長、基地副司令,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科技委常委、顧問?,F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科學技術委員會顧問。他是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研制的開拓者之一,中國核試驗事業的創始人之一。1985年獲國家科技特等獎;1999年榮獲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2013年榮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2017年7月,榮獲“八一勛章”。他的四年大學生涯中,有一年半在宜山浙江大學度過,與宜山結下了一段難解的緣。
兩次流淚
      程開甲1937年秋至1941年秋,在浙江大學物理系讀大學。四年間,隨著日本侵略軍的步步逼近,浙江大學搬遷了7個地方:杭州—建德—吉安—泰和—宜山—遵義—湄潭。在浙江大學顛沛流離的生活中,給程開甲留下記憶最深的地方是宜山。因為在這里,他兩次留下了眼淚。也正是因為這兩次眼淚,他才對民族的命運與自己的關系有了深切的感受。
      廣西宜山,地處西南,昔稱“蠻煙瘴雨”之鄉。盡管如此,竺可楨校長考慮到要避開戰火的問題,還是于1938年10月,將浙江大學從江西泰和搬遷到這里。
浙江大學這段西遷,艱辛萬分。不但路途遙遠,人員眾多,而且搬遷東西多,光圖書、儀器、行李就有200多噸,計2000多箱。為此,遷校委員會作了甚為周密的安排,尤其對圖書、儀器的運輸作了重點部署。一路上,師生們都視圖書、儀器設備為“命根子”。撤離前,認真包扎。一根教鞭、一把米尺、一本雜志都舍不得丟失。為確保此次圖書儀器在運輸中不出意外,遷校委員會經過討論,精心選擇了沿贛閩間水路入桂的路線,除指派專人進行押運外,還在贛州、大庾、南雄、曲江、茶陵、衡陽、桂林等地都設有運輸站,負責車船調度。
      然而,不幸還是發生了。由于中途遭遇日軍軍艦的騷擾,物理系幾箱設備和圖書不慎落水。行李到齊后,當師生們開箱拆包,一件一件清點教學用具時,傷心地發現許多雜志和書籍都浸濕了,紙張粘合在一起,有的已經字跡模糊,有的已經無法使用??吹竭@,在場的人都難過地流下了眼淚。愛書如命的程開甲此時的心情比誰都難受,淚水比誰都落得多。最后還是老師們堅強一些,在他們的組織下,程開甲與同學們一齊動手,邊流淚,邊將受潮的書籍一本一本地烘干、修補,盡量將損失減到最小。
      在程開甲的記憶中,這是他在大學4年顛沛流離的生活里的第一次落淚。
      浙江大學西遷,被譽為是一次“文軍”的長征。一路上,這支“文軍”不但播下了科學文化的種子,而且弘揚了中華民族不可戰勝的精神。這自然是侵華日軍不愿看到的。1939年2月5日,日軍飛機發動了一次以浙江大學為目標的猛烈轟炸行動。值得慶幸的是,由于學校平時防空教育得法,警報一響,全體師生都能迅速而又分散地躲避到周圍掩蔽物后面,程開甲當時躲藏的地方就是河邊的一塊大石頭。轟炸沒有造成師生員工傷亡。這次轟炸,日軍共出動了飛機18架,投擲炸彈118枚,炸毀浙江大學標營東宿舍8間,大禮堂1幢,教室3幢計14間。在這次轟炸中,程開甲所在的宿舍損失最為慘重。他的衣服、被褥、書籍、筆記本,一切的一切都化成了灰燼,除了隨身衣服外,他已是一無所有。
      警報解除后,師生們迅速趕過來,對他們進行安慰。當天晚上,同學們就對他們伸出了援助之手,緊急征集被服。學校撥款2000元,對他們進行救助,教職員工還將自己月薪的十分之一捐獻出來,分到同學的手里。
      患難與共,誼切同舟。當程開甲從老師和同學們的手中接過棉袍、被服和筆記本時,七尺男兒百感交集,禁不住熱淚盈眶。

      這次流淚,是程開甲在搬遷途中的第二次。
      窘迫生活·舉債完成學業
      宜山轟炸后,浙江大學師生們的生活更加窘迫了。關于伙食,有人這樣回憶說:“菜,少得可憐,不夠分配。食量大點的同學,到最后只有吃白飯。女同學中吃東西比較斯文,大家客客氣氣,彼此心照不宣,實行‘蜻蜓點水’和‘逢六進一’制。所謂‘蜻蜓點水’,就是夾菜不能大塊大塊地夾,要像‘蜻蜓點水’那樣點到即是,比如吃豆腐乳,只能用筷頭粘一點點即可。所謂‘逢六進一’,就是吃六口飯才進一口菜,六口飯分兩次下咽,一長五短之后,才能吃菜。”生活的艱苦,由此可見。
      程開甲也到了不得不靠向學校舉債來完成學業的地步。到畢業時,他已向學校累計借款2000元。因此,程開甲的畢業文憑比其他同學多了一行小字“該生欠助學金兩仟元”??上н@張具有歷史見證意義的大學本科文憑在“文革”中被銷毀了。
浙江大學的高材生
      1937年7月,浙江省嘉興市秀州中學的高中畢業生程開甲,以優異成績被浙江大學錄取,錄取通知書上清楚地注明著“公費生”三個字。公費生是浙江大學給予極少數鳳毛麟角考生的一種獎勵??忌瞎M生的同學每學期可以從學校領取100元的資助。按照當時的物價水平,有了這筆資助,大學四年的基本生活開銷是不用家里出錢的。
當時,浙江大學已是群賢薈萃,大師林立。校長竺可楨是我國地理學與氣象學的一代宗師;數學系蘇步青、陳建功等教授國際知名;物理系張紹忠、束星北、王淦昌、何增祿等都是留學歸來,是學術上有很深造詣的教授;還有貝時璋、黃翼、蔡堡、周后復等教授。這是1935年底至1936年初,浙江大學學生發動一場“驅郭(指驅逐反動校長郭任遠)罷課”運動勝利后,1936年4月竺可楨教授任校長,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浙江大學由動亂不安走上健康發展道路的一個可喜景象。

      此時,程開甲為自己能進入浙江大學,并進入浙江大學的“王牌軍”—物理系,走近大師倍感興奮和自豪。
      入學第一周的時間,程開甲與別人不同,他沒有讓自己立即投入學習,而是著手了解每一位大師的背景材料及研究方向,以便尋找自己今后應該學習和追隨的目標。
大學4年,對程開甲影響最大的是束星北教授。

      程開甲入學后第十三天,束星北作為教授代表來到西天目山看望物理系新生。束教授變戲法一般拿出一個小天平,提問并解釋了它的道理,并講起學物理的要訣:“懂得道理,弄清原理”。讓程開甲欽敬不已。
      大學二年級時,他給程開甲他們講授力學課。束星北教授的理論基礎十分深厚,思維也非常敏捷,講課生動有趣,深入淺出,讓程開甲如癡如醉。期末考題,全班有程開甲和胡濟民兩人獲滿分。從此,束教授用心栽培程開甲,領著他一步一步地進入了物理學的殿堂。
      大學三年級時,束教授講相對論,選修這門課程的只有程開甲一人,于是束先生將教學方式改為研討式,師生兩人面對面,相互切磋,相互研討,有時相互爭論。同學和老師們將他們這種教學模式戲稱為“真正的相對論”。
      程開甲還非常認真地學習束先生的量子力學。
      為讓程開甲博采眾長,在大學二年級時,束先生就引導他去旁聽王淦昌的“物理討論”。王淦昌的“物理討論”,實際上就是學術前沿研究報告會。1939年7月,王淦昌教授就向物理系師生作了《鈾的裂變》,這是程開甲第一次接觸原子核理論,后來他畢生研究原子核并為國家的“兩彈一星”事業作出卓越貢獻。
      大學期間,程開甲還聽了數學系陳建功、蘇步青教授的課程,受到他們的指導和鼓勵,并在數學方面卓有成就。
立志科學救國
      程開甲四年大學生涯,都在顛沛流離之中,當時由于日軍侵略,中華之大,竟然沒有一個求知青年停放課桌的地方,這是他十分悲憤和苦楚的。
      程開甲很早就尋找這心酸苦難的原因。直到1939年2月,程開甲聽了竺可楨校長所作的《求是精神與犧牲精神》的一次演講之后,才豁然開朗。竺可楨在講到伽利略、開普勒、牛頓、達爾文、赫胥黎等人的作為時說:“現在歐美顯得很先進,實迄16世紀為止,歐美文明還遠不如中國。但由于有這些先賢的求是之心,他們憑自己的良心,甘冒不韙。有的因求真理被燒死,有的被囚禁,但是不變其初衷,終于真理得以大明,然后科學才能進步,工業才能發達,歐美才得先進。中國要強盛,要使日本或別的國家不敢侵略中國,只有靠中國人自己的力量,別人是靠不住的。培養這種力量,就是大家到浙江大學來的使命。”
      聽了竺可楨校長的報告后,程開甲聯想到了高中時讀到的關于巴斯德的傳記。法國不就是憑借巴斯德的一項科學發明,使釀酒業稱雄世界,經濟騰飛的嗎?
      冥思苦想之后,程開甲在筆記本上留下了兩行文字:

      中國落后挨打的原因:科技落后。
      拯救中國的藥方:科學救國。
      從此,程開甲義無反顧走上了科學救國的道路,后來成為中國當代著名科學家,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巨大的貢獻。
標營(浙大校本部):上一篇
下一篇:浙大西遷紀念廣場(文廟舊址、浙...
返回頂部
109杀归墟赚钱么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河北快三开奖直播 股票能在线开户吗 北斗娱乐棋牌 河北体彩11选5玩法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2012上证指数分析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极速时时彩规则 江西多乐彩11选5一定牛